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反长锤 > 【京剧教学】如何学唱老生(下)(附:杨宝森演唱洪羊洞文昭关李

http://hubfriends.com/fcc/177.html

【京剧教学】如何学唱老生(下)(附:杨宝森演唱洪羊洞文昭关李

时间:2019-09-14 07:03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【京剧讲授】若何学唱老生(下)(附:杨宝森演唱《洪羊洞》《文昭关》《李陵碑》音配像)

  作者简介:朱云鹏,男,京剧老生。江苏扬州人,生于上海。由刘长林、姚渔村发蒙传授老生、红生戏,1944年搭班于上海天蟾舞台。后得朱家夔传授余派艺术。1946年到北京,经程砚秋先生举荐到尚小云先生的荣春社搭班学过艺的,并且对尚先生行了进班的门生礼,与尚长麟、张云溪等同台表演。1948年师从宋继亭等进修余派老生,同年秋拜在杨宝森门下。1949年,在上海、山东、天津等地与黄桂秋、李玉茹、李蔷华等合作表演。并兼学京剧导演,1958年调入贵州省京剧团任主演兼编导。改编、导演过《李陵碑》,并主演杨继业。1960年调入贵州省黔剧团任编导。后又为浙江省京剧团导演过现代戏《孙中山》。他文武兼长,擅长剧目有《古城会》、《赵氏孤儿》、全数《伍子胥》等。

  朱云鹏 李妙春 佳耦合影

  下面说说唱的问题。学京剧讲究四功五法。四功就是“做、唱、念、打”。京剧是歌舞为主的戏剧,因而“唱”就是第一位主要的。五法是:“口、手、眼、身、步”(保守的说法是“身、法、手、眼、步”,程砚秋的提法是“眼、身、口、手、步”。我比力同意这种提法)。“口”的内容有“四声、四呼、(包罗口型)、十三辙”等。四功五法是京剧的根基功,对专业演员来说必需好学苦练,力图达到较高的程度。不外对票友来说就没有需要这么要求。票友学唱一般都从本人的快乐喜爱出发,听录音、看录像和表演,慢慢迷上了京剧,有的人听了马派的《甘露寺》唱段感觉很好听,就跟着学;当前又无机会听到杨派的《文昭关》,又感觉杨派不错,又学《文昭关》了。因为没有根基功,刚起头学时不懂板眼,跟胡琴合不上,更不消说尖团字和上口字了,加上又没有教员指导,如许学唱是学欠好的。因而我认为学门户不要杂,该当先专攻一个门户,把这个门户的几个有代表性的唱段唱好了,有可能的请专业教员指导指导。这比本人试探要强得多,并且收效也快。

  学唱京剧最忌“荒腔、走板、不搭调”。“腔”和“调”是唱的最根基要求。起首“腔”必然要唱准。不管你是唱“余派”仍是学“马派”或是“言派”,都必需合适京剧的旋律。京剧和其他剧种一样,都有本人固有的旋律。各个门户都是在京剧整个旋律系统中融入了本人的气概加以变化,从而构成本人的演唱特色。但京剧的各类板式的旋律是不克不及变的,上、下句的唱法也不克不及变。不克不及把上句唱成下句,或是下句唱成上句;也不克不及都唱成上句或都唱成下句。各个门户的腔虽各分歧,但根基的唱法该当是大同小异的。所谓“不搭调”是指唱和乐器的调门不搭配。若是胡琴拉的是E调而你唱的不是E调,这就不入调了,听起来不恬逸很别扭。有一种常见的弊端就是“冒调”。有的是一个腔“冒”了,也有的是一个音“冒”了。这大要有两个缘由:一种缘由是精力严重,不敷放松所致。由于在本人家里哼哼唱唱不严重,一到票房某人多的场所又配上文武场,唱时就有些严重;再加上腔又不熟,怕唱错,因而呈现了“冒调”。另一缘由是太用力,怕调门够不上,就用力唱,嗓子紧了,一用力就“冒调”。所以唱时必然要放松、沉着、天然、气沉丹田,不要怕唱错,客观上要节制好情感。另一个弊端是“塌调”。由于腔不熟,耳朵又不听胡琴,只顾本人唱,“塌调”了也不晓得。总之要“上避冒、下避塌”,要留意存心和用耳,必然要听琴音。要想唱得好必需“音准”好,“音准”是第一要素。

  杨宝森先生《洪洋洞》(音配像)

  京剧的板眼和音乐唱歌时的打拍子有所分歧。虽然都是为了旋律的节拍,但用打拍子的方式来唱京剧是不可的。唱老生时板眼十分主要,若是唱时没有板,那么文武场就要乱套。分歧的板式节拍是分歧的。[二黄原板]是一板一眼;[二黄三眼](包罗慢、中、快)是一板三眼。这两种板式都是“板起板落”,也就是板上起唱,落腔也在板上。[西皮原板]是一板一眼,是“眼起板落”,也就是眼上起唱,腔落在板上。[西皮三眼](又叫西皮慢板)是一板三眼。中眼起唱,腔落在板上。可是[西皮三眼]唱段的第三句是个长的腔,而最初落在中眼上。一板三眼的三眼区分为:头眼、中眼、末眼。若是我们本人打板眼的话,用掌拍下是板,食指导一下是头眼,中指导中眼,无名指导末眼。经常操练打板,使本人的唱不至于走板。[西皮二六]是一板一眼。一般环境下是第一句板上起唱,以下各句眼上起唱;但[碰板二六]第一句要眼上起唱。由于锣鼓点的最末一锣在板上,接着就起唱。如《文昭关》中“伍员在头上换儒巾”一段就是[碰板二六]。别的如《空城计》中“我正在城楼观山景”和《定军山》的“在黄罗宝帐领将令”也是眼上起唱。这是由于唱词的第一句第一个字“我”和“在”是垫字,多了一个垫字,于是只能在眼上起唱,才能合适旋律。[西皮流水]和[西皮快板]都是有板无眼。一般是第一句板上起唱,以下各句都是过板唱。在整段唱中按照情感和剧情也能够放置几句顶板唱。如《甘露寺》一段[流水]中的“……长坂坡,救阿斗,杀得曹兵个个愁”这几句是顶板唱的。总之[流水]的唱法变化较多。至于[摇板]、[散板]虽然没有板,但若是要唱好,需要下一番功夫。票友学唱往往对有板的比力注重而无板的[散板]、[摇板]不太注重,这是不合错误的。不少人往往爱听或重视那些上板的成套唱腔,而忽略“快、摇、散”板式。这种现象不单业余快乐喜爱者就是专业演员中也分歧程度地具有着。杨宝森先生很注重[散板]、[摇板],并且唱得好。如《洪羊洞》中的五十来句[散板]唱得炉火纯青,无人可及,可谓绝响。[散板]虽无较着的板头节制,但它是有节拍的,这种节拍与演员的演唱技巧相关,难度较大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我在天津表演时,有幸拜识了谭派名宿夏山楼主(韩慎先),获得了他和郭仲霖先生的教诲。韩大爷警告我说:“杨三爷(宝森)的‘快、摇、散板’唱得有功夫,干劲、神韵均有独到之处,你学他,不要光重视唱上板的,要多唱‘快、散、板’,方见功夫。”

  绝版赏析——杨宝森《文昭关》(范永亮配像)

  除了[西皮]和[二黄]之外还有[反二黄],它和[二黄]不异,有[原板]和[三眼]等,也是板起板落,这里就不多说了。

  有板是唱京剧的根基要求,要做到这一点,起首在听录音时就要留意板眼,要领会唱腔和板眼的关系。听熟了当前才起头学唱,学的时候也要拍着板,比及唱会当前,唱精确了就能够不拍板了。可是还要有心板,即心中有板,由于在彩唱时不成能打板。做到有了心板,就能跟着胡琴唱而对付自若了。

  下面谈谈学唱与文武场的关系。所谓文场就是指弦乐器。有京胡、三弦、月琴、阮,如唱花旦还要加一把京二胡;武场是指冲击乐器,有鼓、板、小锣、大锣、铙钹,个体环境下加一个堂鼓(由吹唢呐的兼)。学唱时起首要会胡琴过门,晓得什么时候该启齿唱了。不单会听并且要会念。[西皮]和[二黄]各类板式的过门都纷歧样,最最少本人学唱的阿谁唱段中的过门和垫头要会念。个体破例的要记住。好比[二黄回龙]大都是接锣鼓[帽儿头]的亢多罗 起唱,可是余派《搜孤救孤》中唱“白虎大堂奉了命”一段时[垛板回龙]是半个[二黄原板]过门后起唱,这就要记住。又如[西皮二六]板上起唱的过门是6 2 ,眼上起唱的过门是6 2 ;而《伐鼓骂曹》中最初一段[西皮二六]“列公大人齐来劝我”前面有十二板的[二六]全过门,这要会念,最初落在起唱。

  跟文场的关系如斯,那么和武场的关系也很主要,要晓得唱段的锣鼓经,还要会念。在学的时候要把锣鼓经一路念,念熟了就不会出差错,要学会跟锣鼓共同。如唱快板时有的是[三锤]不等过门就唱;有的是[闪锤]后有过门;还有在[快板]末三板配以三大锣。别的还有哭头的锣鼓,如《文昭关》第二段[二黄原板]“哭一声爹娘不克不及相见[仓]不克不及(呐)[仓一仓一顷仓扎]哎——见,爹娘啊!”唱时要等锣鼓。有时在唱中有锣鼓点,要晓得在哪里打,不要掉臂锣鼓,由着本人唱,这就没法共同了,最初搞得乱了套。唱戏必需和文武场共同,由于这是一个完整的全体艺术。

  学唱腔的过程中还要留意气口,要记住哪些处所有气口,哪儿该换气,哪儿该喘息还有偷气。这些都是演唱的技巧问题。唱的时候还需留意字的轻重,什么处所该用喷口。

  要唱出味儿来就要会用擞儿,用好擞儿。晓得什么处所该用擞,用什么擞。擞有软擞、大擞、小擞、硬擞、干擞、水擞、疙疸擞…等等。把擞唱好,味儿就有了。关于这些,在当前无机会再细讲。

  学老生我认为该当先学余派。在学余的根本上再学其他门户就不难了,并且收效也快。由于余派的唱腔规范,简淡冲和,得中和之气。所以余叔岩的十八张半不成不听,还要选几段学。因而我保举学老生的要学会以下几段:

  一、《马鞍山》[二黄原板](钟元甫唱)“老眼昏花路难行”(杨宝森有录音)。

  二、《洪羊洞》[二黄慢三眼](杨延昭唱)“叹杨家投宋主心血用尽”(余叔岩:十八张半)或《沙桥饯别》(李世民唱)“提龙笔写牒文大唐国号”(余叔岩:十八张半)。

  三、《失街亭》[西皮原板转摇板](诸葛亮唱)“两国比武龙虎斗”(余叔岩十八张半)。

  四、《摘缨会》[西皮三眼转二六](楚庄王唱)“劝梓童休得要把本奏上”(余叔岩十八张半)。

  上面保举的几段唱该当学会,经常唱唱练练,对进修其他唱段是很有协助的。

  音配像——杨宝森《李陵碑》

  这几段唱前面都有锣鼓点。《马鞍山》是[小锣夺头];《洪羊洞》是[铙钹夺头]。由于杨延昭此时沉痾在身,氛围要沉闷些,所以不消大锣。《摘缨会》是[扎多依]开首,由于前面是花旦(许姬)唱的[西皮原板]然后尺寸转为[三眼]接楚庄王唱,所以没有锣鼓。《沙桥饯别》也是[扎多依]开首。《失街亭》是[大锣长锤转夺头]。

  学会了一个唱段就要配着乐器唱,用伴唱带是一个简洁易行的方式。由于伴唱带的吹奏者都是一些专业琴师和鼓师,文武场比力齐备,程度也高,吹奏的结果较好,比在票房唱要强得多。可是伴奏是唱者为主,伴奏是托腔保调,因而唱者是自动。而用伴唱带则唱者是被动的,他要顺应伴唱带的吹奏并与之合适。所以唱之前要作预备,起首要多听带子,熟悉它所吹奏的腔以及节拍的快慢、过门和垫甲等,完全熟悉了就能够试着唱了。等唱熟了对操练很有协助的。

  【一贴解救垂头族!】泰国原装素莱sulai颈椎贴发烧贴,肩颈关节舒缓贴 两包装 热卖

  长按二维码采办

  ▼ 点击“阅读原文当即采办。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